九封情书.

我在苍茫之地以爱拥抱你

今天是4.4号,也是祭奠我们英灵的时刻,我们虽然因为疫情,被困在家门了两个月,但他们,却被永远的困住了,给予我最崇高的敬意,大好河山有你们一份力。

今天的头像就会换成黑白的了,本来看到喜欢的太太写的文也暂且不会评论点赞了,这是尊重,望海涵🙏

愿你们在那边星光灿灿,不惧黑暗!

最近先不会更文,但别忘记我了!!!

因为文章憋在4.06再发啦,到时候期待一下。

我是要糊了吗🌚🌝

看着这个情况不太对劲,我到时候联文不会没牌面吧!!!!惊

🌚🌚🌚💦💦💦

小脸一黑

【今日宥宇】 一起跳舞吧

我又来啦,辣鸡日常产粮

今天真是大起大落

值得发一篇甜的

严重ooc    请勿上升 

甜    短

多多评论,靴靴。









事出起因是夏瀚宇发现自己最近开始被一个不知样貌的学弟缠上了。





夏瀚宇承认自己喜欢的不是这一种,但是对方好像又没有要露面的意思,自己也不好从根本拒绝他。





夏瀚宇认为自己是个难管的坏孩子,他喜欢的,其实是酒吧里打碟的一个DJ。





但是被缠上的苦恼也很少人懂,因为夏瀚宇没好意思和别人说,所有的烦恼倾诉,全转化为,我有一个朋友等等等等。

一招无中生友,实在是高,他自己这么认为。





这个学弟叫陈宥维,但是也没跟他打过照面,夏瀚宇放晚学的时候打篮球打累了,篮球架下面就会有一瓶矿泉水,上面还贴着便利贴。





早上去学校也总会有热腾腾的早餐摆在桌子上,同样贴着便利贴,其次大致内容也不过是什么肉肉麻麻的我想追你等等等等。





夏瀚宇被这样子连片的进攻也老有一种被视奸的不快感,再一次从篮球架下拿到一瓶贴着便利贴的矿泉水以后,夏瀚宇不耐烦的骂了句粗口,开始四处寻找所谓学弟的身影。





马马虎虎还撞到了一个在篮球场写生的学生,夏瀚宇也没多管,小小声说了句抱歉就接着找,只听见后面有着依稀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开始戴眼镜的?”

大概是这句话。





有一阵子,夏瀚宇都在这么不露面的关照下不怎么快乐成长,其实夏瀚宇有觉得,假如那个学弟出面,自己有一点点几率会答应他,但是夏瀚宇不喜欢乖的。











时间就这么一直拖到了迎新晚会,夏瀚宇倒是没兴趣参加,也没有心情听,马上找了个小角落躲着等结束。





昏暗的角落,夏瀚宇看见个人,捧着一束花,朝他走来,齐刘海,戴着眼镜,规规矩矩的穿着校服,校裤微微卷起,露出一节像女孩子一般纤细白嫩的脚踝,连他的手指关节都是粉的。





像女孩子。





“学...学长,我我就是陈宥维,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说完见陈宥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把那捧花递向夏瀚宇。





夏瀚宇见了这个学弟的面觉得更加不能答应了,自己把人家带坏了怎么办。





“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不喜欢乖的,知道嘛。”





夏瀚宇见陈宥维直起腰板,眉头抽动了一下,眼神有点眼熟。





“那学长喜欢怎么样的?”





夏瀚宇歪歪头,眼神盯着陈宥维手里的那捧花,眼睛里的玫瑰像是要烧起一般热烈。





“我们学校附近酒吧去过吗?我喜欢那个打碟的w.”





夏瀚宇自知无趣,和一个好学生说酒吧,不是瞎眼往墙撞。





刚想离开,眼睛瞟了瞟陈宥维,却发现对方把玫瑰花扔在地上,反手把他按在墙上。





他见陈宥维脱下眼镜,随手丢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把厚厚的刘海往后脑勺拨了拨,突然笑起来,眼睛里闪着不熟悉的光芒。





夏瀚宇见这个面孔越发熟悉,突然惊起来。





“你是w.你还打碟?!”





得到对方肯定的回复之后,夏瀚宇更加手足无措,耳尖肉眼可见的冒了点红,自己在正主面前深情告白,但是又拒绝了正主。





这是什么复杂关系。





陈宥维嘴角勾了勾,往夏瀚宇的方向凑了凑,夏瀚宇往后缩了缩,眼睛紧闭,像入了虎口的小兔子,粉粉的。

艹,好可爱。





“我一直认为你喜欢乖的来着,装这么久很累的。”

夏瀚宇听见他的声音回过头睁开眼睛盯着他。





“我现在可以泡你了吧,小夏学长。”





“不许拒绝,不然我在这就办了你。”







――――――――

终于写完了呜呜,这篇是头一个写了大纲的文章,但是没想到写出来这么仓促,将就着看吧。

祝观看愉快❤

如果可以,真想写一波龙龄,两小哥真的太可以了!

【今日宥宇】 许你十里红妆

我又来啦,辣鸡日常产粮

终于想写一点东西了

严重ooc   请勿上升

甜,超甜,我又可以了

微微有些短       请多多评论啦❤🙏

男女性别称呼无差










“陈爷,那院子新来一位佳人,一颦一笑勾人心魄呢”

那倒酒小二微微侧身,手指着那看店嬷嬷,笑眯眯的摊手求个小费。




陈宥维也不恼,脑子里全是小二那句话,一睹芳颜也不算是个坏事儿,往那小二手里扔了几两银子,便起身去找那看店嬷嬷。




“您要找的是我们这儿小店新来的公子吧~”

那看店嬷嬷手绢往陈宥维的身上甩了甩,体态臃肿,那眼角皱纹也藏不住,一股劣质的胭脂水粉气,倒也没引人多厌恶。




“陈公子也知道我们这儿的办事儿规矩,有钱就是爷,您给了足够的银子,那天王老爷也不敢阻您的道儿啊~”

绕来绕去也不过是寻个银子,银子,陈宥维最不缺的就是银子,往那嬷嬷手里塞足了银子,那嬷嬷眼珠子都要提溜出来,赶忙撇开身子引着陈宥维上楼。




一推开最里那间房子的门口,醉人却又不腻歪的茉莉香猛地往人鼻子里钻。




那嬷嬷嘱咐了几句,便退身出去,留了个心眼儿跟陈宥维说小夏公子卖艺不卖身,听他谈几曲琵琶曲,唱几句小调倒是没问题。




陈宥维一撩开那珠帘,便见一人坐立于桌前方,穿着不如同楼下那妖艳女子的,反到清新素雅,美得让人说不出话。




眉眼间有这小家碧玉的羞涩,嘴角一勾那脸颊旁两个甜甜的酒窝把人迷的不行。




陈宥维找了个椅子坐下,摆手让夏瀚宇随便弹几曲,他个贪恋样貌的花花公子,哪懂这文邹邹的小曲儿,可不就左箱听那小青姑娘说,右箱听那王姐姐弹过。




那小夏公子给人感觉不同,不如旁人那谄媚的样子,反到是神秘,引人深入的秘密。




无论陈宥维怎么想接近他,他总是躲避,看似无意,细细琢磨反到觉着有意,反到挑起了陈宥维的兴致,无论塞多少钱,若不是有些重要事儿,他几乎风雨无阻来看小夏公子,倒也混了个眼熟。




小夏公子也算机灵,说话讨喜,陈宥维来抱怨些烦心事儿,他的回答总是巧妙,不是单纯的安慰句儿,但也戳人心坎门子,不令人厌烦。




陈宥维不知道和哪家姑娘玩起儿女情长,一天到晚写书信,你侬我侬,倒也苦了送信的小二,但陈宥维也乐此不疲。




后来啊,那陈宥维方才晓得,那姑娘,也不过是个有心机眼儿的主子,目的也不过是嫁入陈府,飞上枝头变凤凰罢了。




陈宥维一见到夏瀚宇边拉他坐在身旁,紧紧拽着他的手腕不愿意放开,一抬头见小夏公子也不恼,点点头示意陈宥维慢慢说,他也慢慢听。




小夏公子第一次见陈宥维红了眼眶,老说到一半嘴吧抿着,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话儿来,小夏公子也不急,只是甜甜的笑了笑。




“陈公子也不过是听了那姑娘几句片汤话儿,为此伤了神儿,不值得,天底下这么多好姑娘给您挑,莫要当真。”




陈宥维却一把把他搂入怀中,许小夏公子十里红妆,绝不负卿,那小夏公子点头拍拍他的后背,也不知是当真了,还是当做胡话。




后来啊,那陈公子却进京赶考去了,还许诺,回来定赎了小夏公子,方圆十里,挂满红布,真金白银,珠链琥珀翡翠镯子,上等胭脂,金银器皿,他要告诉全城,小夏公子是他陈宥维,榜上钉钉的状元,陈府大公子,明媒正娶回来的妻子。




陈宥维见他面前的小夏公子也不急,细细听他念完,柔声细语的说,假若等不到陈宥维,那他就此不再唱那曲儿陈宥维最爱听的戏《霸王别姬》,无论是谁,无论花多少银子,他也就此不唱。




陈宥维当小夏公子应了他,张开臂膀想要抱抱小夏公子与他道别,殊不知小夏公子却如刚开始与他见面时生疏,轻轻的推开他,催着他快赶路,莫要赶不上了。




陈宥维在京城果真榜上提名,名正言顺的榜上状元。




小夏公子却没等到他,没等到他的十里红妆,没等到张灯结彩,没等到金钗十两,没等到陈宥维的许诺。




他等到了陈宥维娶了宫中公主的消息,他再也不是花着真金白银就为了来听他唱戏的陈公子,成了公主的驸马。




宫中大婚前几日,小夏公子就收到了陈宥维寄来的信,一句话,14个字,却字字诛心。




“半点朱唇万人尝,怎配我这状元郎。”




小夏公子也从来没有把陈宥维的话放在心上,花花公子一个,嘴里满口胡言岂能信以为真。




陈宥维那真诚的眼神望着他的时候,他信过。

现在?不信了,早不信了。




他搂过左箱服侍人的小青,吻过一楼舞娘月霜,他知道王姐姐耳垂后的胭脂水粉气,他也知道小陈妹妹的手肤如凝脂,嫩滑的不行。





花花公子片汤话,岂能信?




小夏公子拿来了纸和笔,也写下了14个字


“一点心房万人藏,怎配我这美娇郎。”

不拖不欠,你给我的,我都还给你。





那陈宥维在京城也算过的逍遥自在,近几日自己的大侍卫请了假往小城赶,陈宥维觉着好奇,便拦下求问,毕竟那小城也算是他的家乡。




“驸马爷你可不知,那知名的胭脂水粉地儿,那当家头牌,弹的一手好听的琵琶曲儿,那城里上上下下都爱听他弹一出戏,可他突然宣布这一出戏要封箱”

“也算是就此再也不弹,那我也算是个生性爱听戏的人儿,那可不赶忙去听最后一出嘛!”




陈宥维急忙抓着他的肩膀,问这他弹的是哪出戏,那当家头牌又叫何名。




“那当家头牌叫夏瀚宇,世人爱叫他小夏公子”

“弹的戏啊,.......好像是,《霸王别姬》。”




嘴上说着许他十里红妆,却此刻才知他真名。






――――――――――

前几天一直寻思着要写什么,一直想不出来,想出来了就是好事,一转眼也到70粉啦,我也很知足,很高心,其实87不知道算不算北极圈,但是像我这种单调写手居然也会有人喜欢就好开心,就没啥想说的,谢谢你们。

祝您观看愉快❤

写什么文都没有灵感,枯了

【今日宥宇】 爱的平行线(4)

我又来啦,辣鸡日常产粮

最近真的太闲了,还是忍不住更文

副cp希是宁人

严重ooc    请勿上升 

比起红手蓝色,我更想要有温度的评论哇

拜托了🙏









“我是李振宁,认识一下。”   

“李振宁?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何昶希皱皱眉头,手疑惑的挠了挠自己的脑瓜子,恍惚间才想起来,这个熟悉又不太熟悉的名字,这不今天来送饭的那小助理嘛,长得倒挺标志。




正午的阳光暖呼呼的,何昶希却坐在办公桌前犯了难,这李振宁他一点也没印象,就连人家平白无故为啥要加自己,他也不懂。




“可能只是想帮他老板追夏瀚宇吧”

何昶希半存疑状态下还是按了同意键,合着自己还没整明白,别人的爱情倒是捋的标清儿。




同意的一瞬间另一头发来了规规矩矩的你好,何昶希还是想到了他今天带着的金框架子的眼镜,有点老气,但衬的他有点好看。




何昶希红了脸,莫名其妙的,他是越来越摸不准儿自己的脾气了。




最后还是象征性的给李振宁回了个带有小波浪号的你好,像对初印象的友好激动,又有点疑似撒娇的意味。




对面又嘟嘟的发了一条消息,何昶希却没来得及看,起身去倒了一杯水,边喝水边掏出手机看消息。




“何昶希先生你好,我想追你”




下一秒何昶希嘴里全部的水都喷的七七八八的,也不剩多少了,小部分还溅到了夏瀚宇的桌子上,被夏瀚宇那三角白眼瞪了一眼,红着脸又和他说了抱歉。




何昶希看着那条消息,心情复杂的不行,脑袋全部都是轰鸣的响声,全身血液加速循环,充斥着每一个身体角落,心跳快的像似要穿破胸膛。




夏瀚宇和陈宥维他也不是没听胡春杨少说,他也知道陈宥维那个奇奇怪怪的表格,现在的何昶希总结出了一点,那就是陈宥维公司里上的第一节培训课就是如何成为情话高手。




还没等何昶希考虑完毕,李振宁一通语音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




虽然心里已经幻想了如何潇洒的回答他无数遍,但听到本人的声音,还是慌的不行。




“你...你为什么要追我。”

“因为我喜欢你”




挂了电话,何昶希脑袋还是嗡嗡的,刚才的谈话磕磕绊绊,一点也不潇洒,说到一半对面老传来掩着嘴的轻笑,太丢人了。




另一头的李振宁盯着聊天界面出神儿,回想着刚才何昶希手足无措的样子,他都能想象到。




“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李振宁心想,却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小时候,李振宁还不是这般斯文的模样,反倒是可爱的妹妹头,小时候的皮肤也没有现在这么白,虽然现在倒也没多白。




小时候,李振宁邻居家,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弟弟,走路一扭一扭的,像只刚出生没多久还没学会走路的小兔子。




有一天下午,李振宁和他一起堆沙煲,脏兮兮的泥糊了他小半个又白又嫩的脸蛋,可是当事人还是不亦乐乎的低着头玩着。




李振宁看着他,那时候对方也比自己小两岁,当时的李振宁已经10岁了,他也已经8岁,心智已经有些成熟。




“深深哥哥,你可以追我嘛”

“追你?你又从哪里学来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第二天,他就搬走了,留在家门口的是一封写的歪歪扭扭的信

“深深哥哥,很抱歉没能和你说一声再见,我已经要搬家啦,妈妈不让我和你说,说你会难过。



深深哥哥,妈妈说追,就是要和你在一起,在一起就是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不知道什么是好朋友,但是我想和你一辈子



深深哥哥,希希很喜欢你,你可以追我嘛。”




李振宁找到了他的希希,他现在要把他追回来。






“何昶希,希希,我想追你。”






――――――――――

最近真太闲了,还是忍不住更文了,感觉写的还是有点水了,今天这篇的87还是少了点,下一篇估计会有一点小惊喜???

祝您观看愉快。

这里九封情书,一个十分垃圾的懒癌写手


其实也可以叫我宋锦瑟


主更87偶尔跑坑德云社


一个期待评论比红蓝手多的写手


这封置顶介绍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打,我是一个没有许多吸引人的特征,文笔也不华丽,还在努力练习写文效果,尝试用最简单的文字打动你们。

他们在我眼中都是最美好的爱情,即使有时候的be真的很虐心,但是风雨过后必是彩虹。

ooc都是我,他们都是好孩子。

励志在坑里躺平,可能赖着不走了,跑路也应该不会了。

还是那句话,看他们先跳不动舞唱不动歌,还是我先拿不动笔。

很感谢我的文章即拿不出手的文笔先认识你们。

这里是超级清水写手

有生之年尝试写车

想说一句迟到很久的话



这里是九封情书,文笔不华丽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还有

我爱你们。



【今日宥宇】 爱的平行线(3)

我又来啦,辣鸡日常产粮

你们一期待我就不好意思鸽了

严重ooc    请勿上升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

夏瀚宇趴在桌子上,头埋进臂弯里,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年头,连套个资料都这么难了,连续陪陈宥维吃饭,还要吃5次,现在进度条才进到了5分之1。




陪人吃饭也不难,主要是吃饭的时候陈宥维盯着自己那种奇怪的眼神,盯得他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太肉麻了,他真的顶不住。




坐在一旁的何昶希滑着椅子从他旁边飘悠悠的移过来,探头企图窥探到愁眉苦脸的夏瀚宇,却发现他的脸和手臂粘的太紧根本分不开。




“愁眉苦脸的干嘛呢,人家一个大总裁,不惜拿资料和你交换就为了和你约饭,难道这就是爱吗!”




下一秒何昶希就被夏瀚宇白了一脸

“你是不是欠骂啊”




夏瀚宇的桌子被敲了敲,一抬头看见的是一个带着金丝框眼睛,肤色偏黑,五官精致的一个小男生,小西装穿的像模像样的,何昶希也看的一愣一愣的。




夏瀚宇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上回来接他的那个司机,也就是陈宥维的助理。




“你好是夏瀚宇先生吗?我是陈宥维先生的助理李振宁,我们上回应该已经见过了”

夏瀚宇点点头,疑惑的问了句你来找我干什么?




“陈宥维先生今天由于要开会可能就不能和您一起吃午饭了,他在家特地煲了汤,做了午饭给您”

一个浅蓝色的便当盒像魔法一般亮堂堂的出现在他的桌子上。




“啊,那他有没有说什么要送我资料啥的?”

期待满满的夏瀚宇看见李振宁摇摇头,还是失望的叹了口气,顺带感叹一句李振宁好官方啊,跟陈宥维一点也不一样。




李振宁朝夏瀚宇微微鞠了一躬,夏瀚宇也不好意思,便也不想麻烦人家,催促着李振宁快点回去不要耽误工作。




李振宁点点头,手扶了扶滑落下来的眼镜,何昶希撇过头看了眼李振宁,却发现对方嘴角微微上扬,一双精明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盯着自己。




何昶希怀疑自己看错了,等他揉了揉眼睛再望过去时,只看见李振宁径直离去的背影。




“可能是我看错了...”

“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快到饭点了,饿不饿,分你点儿。”




夏瀚宇这头吃的正欢,那头夏瀚宇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微微震了震,一打开果然是陈宥维给自己发消息。




“吃的香吗,夏警官”

看在他为自己做了挺好吃的午饭夏瀚宇心情甚好。

“香,特别香”

夏瀚宇想了想觉着不对劲

“话说你不是在开会儿吗”




“陈总?陈总?”

台上讲方案的小李正讲到感人肺腑,关键的一点,想问一下小陈总的意见,却发现陈宥维低着头,脸上所有面部表情都凝在一起,周围的人都以为陈宥维生气了,气氛一下子降了十几度,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敲了敲,推门进来的是李振宁,李振宁看到低着头看手机脸上却没表情的陈宥维完全明白了什么回事儿。




只是悄悄的和陈宥维说了午饭已经送到了,就退了出去,完全没有想要告诉大家陈宥维此时此刻是很开心的状态的样子。




发现大家不说话的陈宥维疑惑的抬起头

“怎么不说了?”

“说完了?”




得到了正在讲ppt的小李颤抖的点头,陈宥维匆忙的打了一串字,手机放回桌子上,开始提提小李ppt方案的问题,聪明的陈宥维早已练成身在曹营心在汉。




“我在开小差”

夏瀚宇收到陈宥维这条消息被气的哭笑不得。




何昶希拿着U型抱枕垫着肩膀,躺在椅子上发呆,手机微信却弹出一条好友申请。




头像是一只抱着桉树叶的小考拉,流出憨憨的微笑。




“我是李振宁,认识一下”






――――――――――――

有点良心过意不去,今天有点水了,这一篇不是什么长篇大论,可能就单纯叙述一点故事就会完结啦,有些话懒得发单篇就在这讲了,能看到是缘分。

相信大家都是因为87而关注的我,也因为我十分辣鸡的文笔而喜欢的我,想当初没混青的时候,写文不温不火真的很没有斗志,但现在认识了大家,认识了很多的优秀太太我真的很开心,本来想尝试转型写其他cp,结果发现在87坑里躺平走不出去了,所以以后我可能就主更87,偶尔真的很喜欢的可能会写,你们想看什么我也会写。

还是想和大家说,我已经在87坑里躺平了,不会跑路的了

看看先是他们跳不动舞,还是我拿不动笔。

结局的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啊,比起红手蓝手,还是更喜欢大家有温度的评论

我爱你们。